海中植物  
36-桃
2017/10/11 2:17:43  | 36-桃

南海中学校园植物 编号:38

拉丁学名:Amygdalus persica L

别名: 蜜桃、桃实、桃、桃果。

蔷薇科、桃属植物。落叶小乔木;叶为窄椭圆形至披针形,长15厘米,宽4厘米,先端成长而细的尖端,边缘有细齿,暗绿色有光泽,叶基具有蜜腺;树皮暗灰色,随年龄增长出现裂缝;花单生,从淡至深粉红或红色,有时为白色,有短柄,直径4厘米,早春开花;近球形核果,表面有毛茸,肉质可食,为橙黄色泛红色,直径7.5厘米,有带深麻点和沟纹的核,内含白色种子。

是一种果实作为水果的落叶小乔木,花可以观赏,果实多汁,可以生食或制桃脯罐头等,核仁也可以食用。果肉有白色和黄色的,桃有多种品种,一般果皮有毛,油桃的果皮光滑;蟠桃果实是扁盘状;碧桃是观赏花用桃树,有多种形式的花瓣。

原产中国,各省区广泛栽培。世界各地均有栽植。

形态特征

桃是一种乔木,高3-8米;树冠宽广而平展;树皮暗红褐色,老时粗糙呈鳞片状;小枝细长,无毛,有光泽,绿色,向阳处转变成红色,具大量小皮孔;冬芽圆锥形,顶端钝,外被短柔毛,常2-3个簇生,中间为叶芽,两侧为花芽。[2] 

叶片长圆披针形、椭圆披针形或倒卵状披针形,长7-15厘米,宽2-3.5厘米,先端渐尖,基部宽楔形,上面无毛,下面在脉腋间具少数短柔毛或无毛,叶边具细锯齿或粗锯齿,齿端具腺体或无腺体;叶柄粗壮,长1-2厘米,常具1至数枚腺体,有时无腺体。[2] 

花单生,先于叶开放,直径2.5-3.5厘米;花梗极短或几无梗;萼筒钟形,被短柔毛,稀几无毛,绿色而具红色斑点;萼片卵形至长圆形,顶端圆钝,外被短柔毛;花瓣长圆状椭圆形至宽倒卵形,粉红色,罕为白色;雄蕊约20-30,花药绯红色;花柱几与雄蕊等长或稍短;子房被短柔毛。[2] 

果实形状和大小均有变异,卵形、宽椭圆形或扁圆形,直径(35-712)厘米,长几与宽相等,色泽变化由淡绿白色至橙黄色,常在向阳面具红晕,外面密被短柔毛,稀无毛,腹缝明显,果梗短而深入果洼;果肉白色、浅绿白色、黄色、橙黄色或红色,多汁有香味,甜或酸甜;核大,离核或粘核,椭圆形或近圆形,两侧扁平,顶端渐尖,表面具纵、横沟纹和孔穴;种仁味苦,稀味甜。花期3-4月,果实成熟期因品种而异,通常为8-9月。[3] 

c75c10385343fbf2f6898eeab27eca8064388f55

繁殖方式

编辑

以嫁接为主,也可用播种、扦插和压条法繁殖。

桃扦插

春季用硬枝扦插,梅雨季节用软枝扦插。扦插枝条必须生长健壮,充实。硬枝扦插时间以春季为主,插条按20 cm左右斜剪,为防止病害侵染和促进生根,插条下端最好用杀菌剂50%多菌灵600-1 200倍液,用吲哚丁酸750-4500 mg/L快速蘸进行扦插,株行距4cm×30cm,,扦插深度为插条长度的2/3为宜。

桃嫁接

繁殖砧木多用山桃或桃的实生苗(本砧),枝接、芽 接的成活率均较高。

枝接:在3月份芽已开始萌动时进行。常用切接,砧木用 一二年生实生苗为好。

芽接:在7-8月进行,多用形接。砧木以一年生充实 的实生苗为好。[4] 

桃播种

桃的花期为3-4月,果熟期6-8月。采收 成熟的果实,堆积捣烂,除去果肉,晾干收集纯净苗木种子即可秋播。 播种前,浸种5-7天。秋播者翌年发芽早,出苗率髙,生长迅速且 强健。翌春播种,苗木种子需湿沙贮藏120天以上.采用条播,条幅10厘米,深1-2厘米,播后覆土6厘米。每667平方米播种童25- 30千克。幼苗3厘米高时间苗、定苗,株距20-25厘米。[4] 

桃栽培技术

编辑

桃育苗

作为砧木用的幼苗,在苗高25-30厘米时摘心,使苗木增粗, 到夏末秋初,可达到嫁接时对砧木需要的粗度。移植宜在早春或秋季落叶后进行。小苗可裸根或沾泥 浆移植,大苗移植需带土球。大苗培育需进行整形修剪以构成骨架。桃树般多整成自然杯状形树冠和自然开心形树冠。[4] 

桃修冠

自然杯状形树冠的培育:一年生嫁接苗移植后,留主干1 米髙,剪去顶梢,剪口芽留壮芽。在1米以下的部位不断抽出新 枝,可供选择留作主枝。一般在距地面30-40厘米处的新枝留作为第一主枝;在第一主枝上面20-30厘米处,选留新枝作为第二主枝;在1米的地方,即剪口芽抽出的新枝为第三主枝。三大主枝要均匀分布在主干周围,最好不要轮生。夏季修剪时,将主枝上的 直立枝、主干上的萌蘖枝和砧木上萌发的砧芽除去,以免影响主枝的生长和早日形成。第二年冬剪时,对各主枝进行短截,剪口芽留壮芽,以培养主枝延长枝。另外在各主枝上选留适合的侧枝。需要注意的是,同级侧枝留在同方向,以免侧枝互相交叉,影响树形和通风透光。

自然开心形树冠的培育:一年生嫁接苗移植后,先以40- 60厘米定干。在定干高度以上的整形带内,一般选3个主枝(少数也有选4个或5个主枝的),主枝的位置分布要均匀,与中心干保持约45°,呈放射状生长。其余的枝条全部除去。第二年冬剪时,将主枝在30-50厘米处短截,为促发侧枝作准备。其他枝条、 主干上的萌蘖枝、砧木上的芽也要除去。这样就形成自然开心形冠形了。[4] 

桃栽植

栽植株行距为4m×5m3m×4m,每公顷植500-840株。栽植时期从落叶后至萌芽前均可。桃园不可连作,否则幼树长势明显衰弱、叶片失绿、新根变褐且多分叉、枝干流胶。这种忌连作现象在砂质土或肥力低的上壤表现严重。主要原因是前作残根在土中分解产生苯甲醛和氰酸等有毒物质,抑制、毒害根系,同时还与连作时土壤中的线虫增殖、积累有关。[5] 

桃施肥

桃对氮,磷、钾的需要量比例约为1∶0. 5∶1。幼年树需注意控制氮肥的施用,否则易引起徒长。盛果期后增施氮肥,以增强树势。桃果实中钾的含量为氮的3. 2倍,增施钾肥,果大产量高。结果树年施肥3次:基肥在10-11月结合土壤深耕时施用,以有机肥为主,占全年施肥量的50%;壮果肥在4月下旬至5月果实硬核期施,早熟种以施钾肥为主,中晚熟种施氮量占全年的15%-20%、磷占20%-30%、钾占40%;采果肥在采果前后施用,施用量占全年的15%-20%。此外,桃园需经常中耕除草,保持土壤疏松,及时排水,防止积水烂根。[5] 

桃整形

多整成自然开心形。定干高度约60厘米,留3-4主桂,主枝开张角度50°-60°,每主枝酌留1-2副主枝,在主枝和副主枝上尽量少留小枝。修剪时期有冬季修剪与夏季修剪。初结果树(植后3-4年)虽已结果,但生长旺盛、徒长枝多,枝梢密生,需采用抹芽、摘心、扭梢等夏剪措施,以抑强扶弱,保持树体平衡;盛果期桃树,由于多年结果,树势已趋缓和,徒长枝和二次枝显著减少,中、短果枝比例增加,须以短截为主,并删除过密枝和先端强枝,改善梢间光照条件;要及时更新衰弱枝。[5] 

主要价值

编辑

桃树干上分泌的胶质,俗称桃胶,可用作粘接剂等,为一种聚糖类物质,水解能生成阿拉伯糖、半乳糖、木糖、鼠李糖、葡糖醛酸等,可食用,也供药用,有破血、和血、益气之效。[2] 

桃营养

桃子素有寿桃仙桃的美称,因其肉质鲜美,又被称为天下第一果。桃肉含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粗纤维、钙、磷、铁、胡萝卜素、维生素B1、以及有机酸(主要是苹果酸和柠檬酸)、糖分(主要是葡萄糖、果糖、蔗糖、木糖)和挥发油。每100克鲜桃中所含水分占比88%,蛋白质约有0.7克,碳水化合物11克,热量只有180.0千焦。桃子适宜低血钾和缺铁性贫血患者食用。[7] 

植物文化

编辑

桃吉祥符号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桃是一个多义的象征体系。在人们的文化观念中,桃蕴含着图腾崇拜、生殖崇拜的原始信仰,有着生育、吉祥、长寿的民俗象征意义。这些象征意义以各种不同的形式潜存于民族心理之中并通过民俗活动得以引申、发展、整合、变异。桃花象征着春天、爱情、美颜与理想世界;枝木用于驱邪求吉,在民间巫术信仰中源自于万物有灵观念;桃果融入了中国的仙话中,隐含着长寿、健康、生育的寓意。桃树的花叶、枝木、子果都烛照着民俗文化的光芒,其中表现的生命意识,致密地渗透在中国桃文化的纹理中。[10] 

桃生命载体

桃文化中一直关照着生命的意识。桃是远古人类童年时期,生命的载体、一种精神的转移,这主要表现在孕育生命、庇佑生命、延续生命三个方面。从桃文化产生的社会背景和文化土壤起笔,追溯了桃文化产生的原生文化土壤即图腾崇拜和生殖信仰;借用桃的生物性特征,从与桃有关的民众信仰出发,阐述了桃在民俗生活中所表征的生育、吉祥、长寿意义;利用民俗符号学理论,将体现生命意识的桃进行文化阐释,深化其在文化中的表征意义。当然也不忘将桃体现的生命观置于中日文化中作以比较,相似的民间故事情节,由于不同民族民族文化底蕴不同,对生命意识的理解不同,相似故事情节折射出不同的文化精神。最后,反观在当代社会里,桃文化在现代社会中的传承和嬗变。在此基础上,分析在现代生活的冲击下,桃文化的现实应用及未来发展趋势。桃文化作为一种观念意识,长期潜存于民俗内心,并通过民众活动能够继续传承,同时在现代生活中由于神秘色彩的淡化,使桃文化向着实用、娱乐、审美方向发展。

桃文化的社会背景从原始社会生产力的滞后性和原始社会人口形势的严峻性两方面进行。然后从夸父神话入手,捕捉夸父神话中有关桃的生命信息,由此引出桃文化产生的文化土壤,即根植于图腾崇拜和生殖崇拜的文化土壤之上。[10] 

桃民俗传统

桃在民俗生活中生命意义的象征与表现。第一,桃的子繁而易植因孕育生命而有了生育的象征:多子多福,春天使者,喻指婚姻。第二,受先民万物有灵观念的影响,人们赋予桃镇鬼避邪的作用,从而保护了生命,使桃具有了吉祥的象征意义:神荼郁垒的传说衍生了桃的吉祥内容;桃在日常生活、岁时节日、人生仪礼中的辟邪求吉的行为表现,传达了桃作为镇邪纳吉之物的原始信仰。第三,桃的食用和养生功能,让人们意识到了桃在益寿延年、延续生命方面的重要性,使桃具有长寿的象征意义:通过桃长寿象征意义历史渊源的追溯,桃长寿象征意义在民俗生活中的事象例举,让人们挖掘到了更深层的桃长寿象征意义。

把桃又放在文化视野中进行符号学阐释。桃成为民俗符号有其必然性,同时对桃作为民俗符号的构成分析,利用民俗符号学理论,将体现生命意识的桃,进行文化阐释,深化其在民俗文化中的表征意义。民俗符号它还传递着生命信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生命意识与原始思维方式在文化意义上是吻合的,费雷泽的金枝效应昭示了原始思维中人与植物交感互通的巫术原理,使传统生命意识与原始思维方式在生命的强大主旋律中达到和谐一致。在桃文化发展流变中,人们跳跃着的思维一直在主导着桃文化的生命意识。俗民以桃为载体,创造了许多极具典型意义的文化符号。当然也不忘将桃的生命意识置于中日民间文化中作以比较,通过中日关于桃的相似情节的民间故事的分析,比较出由于不同民族对生命意识的理解差异性,折射出不同的文化精神。[10] 

桃精神传承

桃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的社会传承、嬗变及发展趋势。由于桃文化本身文化因子的长久沉淀,在现代社会转型期,新的文化模式尚未形成的不稳定时期,主体性功能在社会转型期仍占主导性地位。当然在现代化的冲击下,桃文化因社会内应力和外应力的作用又会不断变迁,桃文化部分功能也有会相应的变化。桃文化在现代生活中神秘色彩淡化逐渐向世俗化方向发展;通过民众活动的传承,桃文化向实用、娱乐、审美方向发展。桃文化在现代社会生活中的发展趋势:桃文化的部分功能将会有越时长效之性;物质型桃文化的应用范围逐渐扩大;精神文化领域中的桃的因素将呈简约化趋势;科技的进步,会唤起民族传统与风格的重视,桃文化将会受到进一步的关注和研究,其某些形态会作为未来生活的点缀或民族精神的象征从而得到夸张的应用和推广。

种种罗列与阐释,附以相关理论深究桃文化中蕴含的生命意识,为桃文化的研究提供一种思维角度。通过对与桃的相关民俗信仰的分析,附以相关理论方法剖析桃文化的民间信仰中的生命意识的积淀,对于扩展民俗学信仰方面的研究也有促进作用。[10] 

桃经典赋文

在《红楼梦》中,林黛玉写了一首《桃花行》:桃花帘外东风软,桃花帘内晨妆懒;帘外桃花帘内人,人与桃花隔不远;东风有意揭帘栊,花欲窥人帘不卷。桃花帘外开仍旧,帘中人比黄花瘦;……”全诗哀怨凄楚,宝玉看了,不觉滚下泪来,于是大家商量,又建了桃花诗社

自古以来,写桃花的诗很多。如《诗经》:桃子夭夭,灼灼其华。唐代诗人高蟾的天上碧桃和露种,日边红杏倚云裁。晋代文学家陶渊明的《桃花源记》,更把人们带入了一个令人神往的天地。

中国是桃的故乡,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栽培历史。世界上桃的品种有3000多种,中国占1/4以上,可分为食用桃和观赏桃两大类,观赏桃主要是观赏桃花,有桃红、嫣红、粉红、银红、殷红、紫红、橙红、朱红……,真是万紫千红,赏心悦目。

中国传统文化将世界上的物质都用来概括:五行、五脏、五谷、五畜、五菜、五果、五音、五气、五色、五味、五官、五体、五志……。其中五果是桃、李、杏、梨、枣,桃是五果之首。可见人们对桃子的重视。[10] 

桃神话传说

关于桃子,在中国有许多美丽的神话和传说,在传说中,桃是神仙吃的果实。吃了头等大桃,可与天地同寿,与日月同庚;吃了二等中桃,可霞举飞升,长生不老;吃了三等小桃子,也可以成仙得道,体健身轻。正因为此,桃子被称为仙桃寿桃。在《西游记》里,天官里的王母娘娘做寿时,就曾设蟠桃盛会招待群仙。这虽然是神话,也说明桃决非一般水果可比。至于齐天大圣孙悟空,以及他的子孙们,均是以桃子为粮食。

民间年画上的老寿星,手里总是拿着桃--“寿桃,过生日做寿时要蒸桃形的馒头,或实心、或空心里面填馅,做成圆馒头状,在顶都捏出桃尖,用竹刀或刀背从上至下轧出一个桃形槽来,将桃尖略微弯曲,再染成红色,上笼蒸熟,寿桃就做成了。在老人生日那天,献给老人,以祝福老人健康长寿。

不但桃有仙缘,连桃木都有神灵,而且她在民间的威望比桃还大。早在先秦时代的古籍中,就有桃木能避邪的记载,一切妖魔鬼怪见了都逃之夭夭。[10]